另眼看服装:潮流教主I.T大裁员 红蜻蜓如何生存

时间:2020-05-27作者:hg0088浏览次数:设置

服装

  虽在疫情阴云之下,不少企业已经逆流而上,一边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,发光助力,一边陆续准备复工计划,这对于商家来说无疑是一场大考。生活始终要继续,对于服装行业来说,尚处于复苏阶段,上周全球行业发生哪些让人瞩目的大事件?且看中服网的报道。

  国内事件:2月17日-2月21日

  运动品牌上线直播 深挖“宅”式运动经济? 为避免疫情对客户以及员工产生影响,许多运动品牌也都选择闭店关厂。不同于往年的消费热潮,今年的春节,实体店内显得格外冷清。这对于品牌来讲,可一点都算不上是好现象。这种现状是我们所不习惯的,但是也给品牌带来更大的挑战和更多的机遇。安踏联手keep启动线上明星运动课程,奥运冠军刘灵玲、张继科现身运动课程。Nike打造了一份基于小程序的微信生态内健身直播课程——“把运动练到家”。阿迪达斯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将联合淘宝直播举办直播活动,邀请明星潮牌主理人李晨nic讲解“贝壳头”的故事。 中服说:大批量的关店给品牌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,但歇业却并不存在。5G时代的来临,让宅在家的消费者们也能够感受到品牌们的关爱。如今品牌们正通过花式直播来挖掘新的经济模式。2月以来有100多种线下职业都在淘宝直播找到了新的可能性,“云工作”模式正在成为常态。通过这一类的直播,品牌在在卖货的同时,也能通过平台来打造社群和生态圈,给品牌未来发展打下更坚实的基础。

  香港潮流教主I.T大裁员,或将交由二代打理

  据香港媒体援引内部人士消息,截至去年底香港多品牌时装零售商I.T已陆续裁员超300人,还削减了余下员工的福利政策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更有内部员工透露,公司将会在2、3月给所有员工放无薪假。根据内部信件显示,凡是C级行政阶层一律放12天无薪假,副总裁级别和总监级别均是10天,其他员工月薪2万以上放假7天,2万以下放假4天。截至目前,I.T暂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。

  中服网:就品牌本身而言,定位在潮流文化让它在年轻消费群体中维持高热度,但据数据显示, I.T利润率一直在低个位数徘徊,加上本次疫情的重大冲击,品牌不得不采取自救模式。包括对管理层架构作出变动、裁员、降薪等方式来积极应对度过难关。但是不可忽视的是,潮流生意中新旧选手的更迭让在新技术推动的时尚行业变革浪潮下,传统的商业模式已不堪一击。据悉,为了保持品牌的年轻化,沈嘉伟有意让其刚满18岁的女儿沈月接班,以年轻人的视角来为公司注入新的活力,路线和之前的海澜之家颇为相似。

  五年四度易主 ST步森的保壳“战役”

  *ST步森(002569.SZ)近的发展,正在经受多重考验。2月18日,深交所向该公司下发关注函,就其尚未完成聘请审计机构一事进行问询。此外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还于1月14日对其进行立案调查。不仅如此,因连续亏损两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*ST步森,2019年是其能否保壳的关键一年。而该公司却麻烦缠身,股东纷争、实控人变更等,都为其保壳战役笼上一层阴霾。“能否保壳成功,最终要以审计结果为准,延迟发布财务报告是被允许的。”

  中服说:步森可以说是一波三折。其实早在去年5月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获得了*ST步森16%的股权,跻身后者第一大股东,,随后联合其他中小股东持续“逼宫”,在几经实控人转手后已经元气大伤,上市后业绩不佳。其实原先品牌在服装板块势头良好,后来涉足房地产导致资金压力,加上走马灯一般的实控人争斗一点点掏空主营业务的根基,这是非常可惜的事。目前进场的公司都是把步森当作‘壳’资源运作,有新的资本进入,就会被注入新的业务,但即使有实体业务,短期内也无法摆脱已沦为“壳”的事实。

  每月成本上亿元,红蜻蜓如何度过危机?

  红蜻蜓每个月能挣几个亿的营收,当疫情袭来,占营收大头的线下零售停摆,而算上店租成本、员工工资,每月的固定开支上亿元。出路在哪里?红蜻蜓决定,把线下门店搬到网上去。1天内,线上商城搭建完毕;两天内,400多个超200人的社群建立起来,5000多名线下导购在家上岗。2月7日-17日,红蜻蜓每天的离店销售额从15万起步,不断上涨,至今已突破百万元。因为这是极短的时间内锻造出来的新能力。更不用说,只要货、资金流动起来,公司也就运转起来了。

 

返回原图
/